X
X

网站维护中,敬请期待...

FOLLOW US

© 2018Zhejiang Natural Outdoor Goods INC 

86-576-83683666

销售热线

新闻动态

中国越野跑的发展让老外吃惊了

  美国iRunFar主编Bryon Powell曾表示:“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越野跑运动能够发展得如此迅猛。”但中国做到了,并且还迎来了自己的越野跑大满贯。
 
  几年前的中国只有几场马拉松赛。今天,中国的跑步运动正在经历爆炸式发展,跑者们需要更有挑战性的国际大赛,与国际高手同台较量。
 
  轮廓分明的长相、结实的体格和超大号的运动水壶,在前往腾冲的飞机上,我一眼就认出了同行的跑者。也许我们语言不通,但我们此行目的地相同。越野耐力跑的崛起,是全球性现象,但就我所知,在中国尤为突出。
 
  参加高黎贡by UTMB的迈克尔·沃登(Michael Wardian)是100公里世界锦标赛的银牌得主,及七天七大洲世界马拉松挑战(World Marathon Challnege)的纪录保持者。他说:“每次到中国,我都能看到参加越野跑人数的大量增加及成绩的显著提升。这很了不起。”
 
  对中国路跑运动的快速发展,媒体有全面系统的记载。中国大陆出版的英文报纸《China Daily》的报道,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每日游客数,在高峰时段能有近百万人(注释:原文如此,真实数量有待求证)。中国的马拉松赛事也由每年的几场,发展到现在每年500多场。2015年,日本和美国的马拉松完成者数量达到历史最高,都突破了50万。这在中国,也是迟早的事儿。跑者对参加马拉松赛的热情,甚至催生出了伪造号码布的行为。 
 
  一如同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,完成42公里的马拉松距离,会让一些人“得寸进尺”,激发他们挑战跑更长距离的欲望。虽然没有准确的数字,但是比赛数量、距离和对跑的热情都会翻倍。
 
  在著名的“八百流沙极限赛”中,最后一个环节就是“志愿者日”,志愿者及工作人员会参加一场50公里的娱乐跑。
 
  1月份,将近2000人在中国北部,冒着零下15度的低温,跑了一场冰雪马拉松。
 
  一场为期四天的高黎贡by UTMB越野跑盛会,共有160公里、125公里和55公里三个组别,除了几千名运动员,还吸引了大牌赞助商和许多媒体的关注。
 
  这只是起点
 
  前些年,中国的跑步赛事还是一个混乱的状态。一个长居香港的赛事组织者向我抱怨,中国大陆的比赛盛行作弊,几年前,他在比赛时就亲眼见过中途坐摩托车的犯规者。他在香港所办比赛的年数,要比多数中国大陆赛事长。时至今日,中国大陆的比赛已经经历了全面的改进与完善。
 
  在顺应跑者其他要求的同时,中国的比赛深受欧洲和美国赛事的影响。行知探索集团与UTMB进行合作,负责中国高黎贡by UTMB运营。UTMB是在欧洲临近勃朗峰的霞慕尼地区举办的越野跑比赛,在过去16年里,报名参赛选手从700人,增加到近万人,被认为是欧洲越野跑者的精神家园。现在,UTMB与OC Sport一起,计划发起一项全球范围的山地跑系列赛。显然,中国只是起点。
 
  不只是复制品
 
  很多越野跑者希望能出国跑步。OC Sport的总经理雷米·杜舍芒(Rémi Duchemin)估计,将有3亿中国人具备旅行参赛的经济可能性。385名来自中国大陆的跑者报名了将于2018年8月举办的UTMB各组别赛事——参赛人数位居第五。
 
  不过,中国的赛事,并不只是外国赛事的复制品。中国赛事学习了外国赛事在路标、组织和环保方面的长处,同时又保有当地特色。在高黎贡by UTMB的17个补给站,众多志愿者热情问候我们,提供了姜茶和啤酒。甚至有跑者在补给站短暂休整时享受了香烟。当你接近终点时,会有大量游客们和村民们自发围在终点助威!曾获得过欧洲24小时跑冠军的丹尼尔·劳森(Daniel Lawson)在多个场合说:“中国是我最喜欢的比赛目的地,论群众支援,无出其右者!”
 
  越野跑赛事的爆发
 
  虚荣心也是越野耐力跑运动爆发的一个因素。雷米说:“我跑了24个小时,发现闯入了前八名,还获了奖,我也感觉有些不太真实。观众们无休无止的求合影要求,让我的虚荣感久久不能退散。 ”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冠军时刻,所有国家的比赛的都一样,在中国尤为如此。
 
  跑者都比较自我。“我从不和其他人约跑,两个沉浸在自我的人,怎么能走到一起。”一个参赛的女生开玩笑说。“跑步是一项个人运动,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。我在最后的冲刺阶段连超数人,少不了路人们的鼓励:“加油!”第二天,终点被无数一瘸一拐却依旧开心的人包围,他们回来,等待亲友们完成比赛,为他们充当啦啦队。
 
  无论是经济还是文化,引领和推定中国越野跑发展的背后因素是显而易见的。如沃登所说:“对国际跑者来说,中国很可能是未来几年的重要参赛目的地。我很想再去中国比赛。”
 
  我在2010年才开始接触越野耐力跑。看到它的发展如火如荼,我感到激动和欣喜。经过这些年,可以选择的比赛数量、竞技水平和社会关注度都有了显著提升...